《新世纪海外英语》托福单元翻译

导读:第三单元为什么有些人从不抑郁?,第六单元为什么英国对钚做了U型转弯?,第七单元‘语言基因’让你学的更快,科学家发现FOXP2基因是上世纪90年代的事,第八单元从海岸到丛林,模式化深入这个世纪的这些可能性被详细的介绍在一个新的关于气候变化将会对纽约州立产,第三单元为什么有些人从不抑郁?面对人生一些烦乱经历——婚姻破裂、失业、丧失亲人、任何失败——很多人都会抑郁。但是也有一些人不。这是为什么呢?有

《新世纪海外英语》托福单元翻译

第三单元 为什么有些人从不抑郁?

面对人生一些烦乱经历——婚姻破裂、失业、丧失亲人、任何失败——很多人都会抑郁。但是也有一些人不。这是为什么呢?

有过上述经历但是却不会抑郁的人自然有一套。这就是在精神病学中非常著名的“恢复力”。根据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心理学家丽贝卡·艾略特博士,我们全都处于一套浮动计算系统中的某一点上。她说,“(在这套浮动计算系统)的一端是非常容易受到心理伤害的人。面对非常轻微的压力,甚至没有一点儿压力,这些人都会产生精神方面的问题。而在这套系统的另一端,则是那些经过种种压力,但是仍然保持积极乐观心态的人。”她认为我们大多数人都处于中间的某一点上。 但是这种恢复力是什么?它是我们继承而来的,还是学习得来的?可以通过研究人脑中的化学过程跟踪它吗?或者是研究其布线方式或者脑电活动来跟踪呢?如果我们缺少这种恢复力,我们可以获得它吗?

令人遗憾地是,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基本上是一致的。我们完全不得而知。可是我们希望知道,而且我们有必要知道(这些答案)。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范围内有1.2亿多人会受到抑郁症的困扰。

曼彻斯特大学精神病学教授比尔·迪肯说,“我们认为,大约五分之一的英国人在生命中或多或少会受到抑郁症的影响。”他补充说,令人担忧的是,现在得抑郁症的人比过去要多,并且抑郁症正在开始影响年轻人群。

在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的支持下,比尔·迪肯,丽贝卡·艾略特以及他们的同事检查了人脑,试图了解恢复力的起源和性质。他们认为更好地了解恢复力对于帮助那些缺乏恢复力的人也许会有好处。

他们研究的对象是混杂群体——这是特意安排的。有些人遭受数次抑郁症的困扰,另一些人没有。有些人经历了更多人生不利,而另一些人相对更加顺利。

在破解从何处开始寻找那些可能加强抵抗抑郁的恢复力的差别方面,曼彻斯特大学研究小组的优势在于,他们可以借鉴和利用之前的创伤后紧张症调查成果。

比尔·迪肯说,这引导他们关注人脑功能的几个相关特征,其中包括:认知灵活性(使我们的想法适应不同形势的能力),同时还有我们的大脑集中处理和记忆快乐信息,而非悲伤信息的程度等。 情绪记忆

根据人生中压力高低以及有无抑郁四种可能的组合,曼彻斯特研究小组将所有研究对象成四组。每个研究对象都提交了自己的唾液样本。研究人员可以根据唾液样本测量出研究对象的应激激素水平。一些研究对象还要接受脑部扫描。 一种叫做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的扫描技术,可以让他们看到研究对象在做具体任务时脑部的哪些部分处于活跃状态。这种扫描技术,人脑研究人员用得更多。

丽贝卡·艾略特说,“其中一个任务是,我们让研究对象看影响情绪的图片。他们必须记住这些图片。然后过一会儿,我们马上让他们再看这些图片,同时还有其他图片。他们必须找出那些已经看过的图片。这可以探究测试对象的情绪记忆——对于那些带有情绪化元素的事物,人们的记忆力如何。”

这项研究尚未完成,所以丽贝卡·艾略特没法说不同分组之间的脑功能方面是否有明显差异。不过有些令人振奋的迹象,比如她发现,在研究对象的恢复力的心理测量和他们如何完成一些测试时存在相互关系。“比如,我们早期的数据表明,那些恢复力更好的人更加容易识别开心的脸,不容易识别悲伤或者害怕的脸。一个人恢复力越好,在记忆积极词汇和图片方面做得越好。”

临床医生最后会如何精确利用曼彻斯特大学关于我们人脑活动的研究成果,还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我们所说的恢复力是一种复合体的效果以及我们的基因、人体化学作用、人脑布线和人生经历之间的持续互动方式。

但是广义上说,了解能够加强恢复力的人脑活动的希望在于,可能在朝着新的治疗方法,或者更好地使用现有方法方面提供新的指针。

提高恢复力的药丸?

比尔·迪肯说起使用脑部扫描来创制他所说的个人问题 “神经系统图”。在需要确定最好的治疗方法时,这种图也许可以用来识别相关目标。

迪肯说,“患者最后可能拥有正常的功能认知灵活性但是却可能产生悲观想法。这样,(这种图)就可以让你定制一套治疗方案,来降低进一步发生抑郁症的可能性。”首先,最为可能的将是一种谈话式的治疗方法。

在回答根据我们的脑部活动或者化学作用而定制一种每日服用一次的“增加恢复力的药丸”也许会有利于我们的发展这个问题时,丽贝卡·艾略特显得很谨慎。她说,“我想这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但是对于人们是否会愿意吃那种药,我没有把握。”

但是不管采取什么手段,找出提高恢复力的方法是值得探索的。为此,只能将研究对象艾伦的经历与另一个研究对象波林的经历进行对比。

波林失业了,缺钱花,还要负责一手抚养三个孩子。她常常感到抑郁,感到完全与世隔绝。她说,“在情绪上,那段时间我处于游离状态。我会走进来,坐在床上然后痛哭。当情况变得那么糟糕的时候,我不想和孩子们在一起。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去看了医生。”

还没有哪个临床医生可以诊断出她最需要的东西——恢复力。但是终有一天??也许会的。

Unit4 Why Do We Always Sell the Next Generation Short

1. 在我上一个专栏里,我被称作《10件我们孩子不用担心信息革命的事》的文档和一些笔记,孩子们到今天真的不知道他

们有多伟大。我觉察到,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觉得我的父母和祖父母用类似于“现在的孩子”来划分我。

2. 一些事情提醒了我,孩子们会常听他们的长辈说“如果你不停的做X或Y,你的孩子不会多。”老一辈人不理解也不接受,

你用一些新的和不同的事去填满空缺——特别是新的高科技或是媒体类型。新汉普群大学社会学的David Finkelhor称这些人为“juvenoia”或者 “社会改变使儿童和青少年夸大焦虑“。

3. 一些历史学家、物理学家、社会学家和和一些学者证明了这个看似永无止尽的循环产生的冲突和juvenoia通常伴随着它,

正如已故的新闻学教授玛格丽特.A.布兰查德曾经观察:“父母和祖父母努力使现在的社会净化导致似乎忘记了他们的孩子通过不同的媒体对他们的道德存在这所谓的攻击。“每代成年人不是对他们年轻人做同样的事失去信心就是使他们确信的是新一代面临的危险实质上是面对他们的孩子。

4. 这种反复现象被漫画家比尔.莫尔丁巧妙地捕捉到并发表在1950年版本的《生活》杂志上,他的漫画,特写了一个老先

生怀疑的看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依次对小男孩开始疑惑,包括标题“每一代人都对年青一代表示怀疑“。莫尔丁在28岁的时候的随笔中捍卫了二战时代的人攻击他的”缺少了好的旧美国人的赌博精神和进取心“。当然,同样年轻一代的新闻工作者汤姆. 布罗考最后标注着”最伟大的一代“,他们为了我们的自由敢于在外国战场上战斗,但他们仍然被他们的长辈注重和质疑。

5. 就这样一代又一代,每一代不仅怀疑年轻的一代和他们新的高科技还有形成的文化,而且他们还预测一种“历史的终结

者“的世界末日。例如:1948年,诗人T.S.艾略特公然地说:“我们可以断言,我们的自信时期是衰退之一;文化标准也比50年以前下降了;这些下降的证据在人类活动的每个环节都明显地体现了。”世界末日这样的预言被证明是毫无根据的。当然,今天我们也赞美那些数不尽的战后文化的、高科技的成就。

6. 这个请求的问题:“当历史向我们表明我们总是总是低估未来一代人时我们有理由乐观吗?

7. 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家泰勒.考文在他名为《赞扬商业文化》的书里提供了最好的解释:“父母,他们是自己创造人类生

活的信托,带着他们最亲爱的情感、多年的时间和几千的美元去努力抚养他们的孩子。“他写道。所以不出所料,他们将用最极端的活力与反抗力量的抵消来反映这是他们生活中重要的部分。这解释了“同一个人,在他年轻时往往趋向于采用乐观文化,一旦他们有了孩子就会用悲观文化“的原因。

8. 简单地讲,许多父母和文化的评论家通过他们的“冒险之窗“,人类愿意尝试新事物和对文化新形势的实验——我们的”

冒险之窗“——在某些关键的生命观点之后迅速逝去,同样我们也逐步用我们的方式解决。英国讽刺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用这种方式表达它:当你出生的时候,在世界上的任何事都是正常的和普通的,也只是世界自然运转方式的一部分,当你15-35岁时被构想的事是新鲜的、令人兴奋地大变革,也是你能拥有一份工作的时候;35岁以后构想的事是违背自然规律的。

9. 因此,一旦他们的“冒险之窗“猛然关闭,一些父母、决策人或是社会博学者使他们自己信服过去的美好一天,在我们、

现在无用的一代人、新奇怪异的小玩意和文化背后会笔直的驶入道德的深渊,”自旧石器时期以来,大概从来没有一代人不谴责他们的下一代,没有一代人不尊重他们过去珍贵的记忆。“理性乐观主义作家马特雷德利说。

10. 对这看法的威胁态度是他有时导致过多的散布社会恐慌和高科技恐慌,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特别是如果管理和审查

机构呈现出的图片。例如,像1996年早期担心社会网络网站而提出的“删除网上侵略者“的提议,这一提议是基于没有理由担心孩子会侵略和掠夺的基础上在学校和图书馆被禁止,该措施在参议院消亡之前被美国众议院以410票所接受。 11. 《天生数字,了解数字土著第一代》的作者约翰.帕尔弗莱和厄尔斯.加瑟提出“恐惧,在许多情况下可以导致过度的反

应,依次上升为更大的问题,比如年轻人绕过我们自己认为所设立的路障。“他们还提出:长辈需要明白的是传统价值观和常识在过去是好的,与现在新兴的世界也是相对应的。

12. 实际上很多时候,学习我们孩子们的文化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我们沉浸在其中,我们是否应该担心内容分布在一些游戏、

音乐或视频里?也许应该。和你们的孩子坐在一起消化和探讨关于他们的内容,他可能是最好的方法让我们更好的了解他们的文化,与他们的导师相对应。

13. 同样抓住真正新的网上的网站和服务。有些父母对一些新的数字小玩意和他们孩子喜欢的网站,听起来像给我们孩子一

个完美的机会帮助教会我们这些。同时,提供给我们和他们导师相处的机会,还有逐渐给他们灌输让他们明显同化的新方法、高科技以及他们生活内容的永恒价值和常识。

14. 总而言之,恐慌是永远无法保证的,年轻一代的的成果会比你想象的更好。

第六单元 为什么英国对钚做了U型转弯?

英国政府为什么要转换成混合氧化物燃料(MOX),短短的几个月前的时候,关闭唯一的核退役局(NDA)宣布其112吨钚 - 储备在世界上最大的民用 - MOX生产设施在国内,由于缺乏需求?能源部长查尔斯·亨德利宣布上周,钚转换MOX是仍然计划,但一个新的英镑3-十亿美元4.7-十亿工厂将只可以建,如果它可以被显示,它是既经济实惠和提供的价值为金

钱。

虽然乍看之下,这似乎在财政上是谨慎的,采取与其他最近发生的事件时,它开始看起来荒谬的。就在几个星期前的NDA,响应政府自己的要求来考虑如何处理与储存,劝,MOX成本大于它的价值作为燃料。因此,最具成本效益的计划将继续储存的钚,它被埋藏在地下,直到地质处置设施可用。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了使这一切的感觉,自然同行的英国核工业通过镜子。

英国政府为什么要重新处理钚为燃料?

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钚是一个巨大的尴尬。要继续储存它不仅是如何虐待深思熟虑的英国核政策,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不断提醒,但它也带来了风险,以防扩散。所以它转换成MOX会改变一个巨大的一堆废物 - NDA美其名曰“零价值资产” - 潜在的有用的东西,同时使钚武器化更难它落入坏人之手。

那么,为什么它是关闭的唯一的植物,能做到这一点吗?

因为,从表面上看,在福岛核灾难之后,塞拉菲尔德MOX工厂不再有任何客户。但事实上,它从来没有真正奏效。它始建英国钚储备转换成MOX,但是,一直困扰着技术故障和延误,它已经成功地生产只有约2.5%,其拟定的配额,因为它十年前开始运作。有了这样一个低吞吐量,它会一直无法英国储备转换速度不够快,提供新反应堆MOX。所以在2010年的NDA做了处理十个日本公用事业公司处理他们少量的钚,并提供他们与MOX达成了协议,最终沉没海底海啸。

为什么要建立一个新的?

因为这个问题并没有消失。英国仍然需要摆脱的钚,尽管塞拉菲尔德工厂的失败,MOX燃料生产是一项成熟的技术。一个在世界上其他植物,法国加尔省,Melox厂,已生产了大约1700吨的MOX,因为它建于1995年。所以,目前,唯一的其他选择是什么也不做 - 保持存储的钚,直到地质处置成为可能在2075年的某个时候 - 或者处理它,所以它可以提供一个快速的反应器,如那种,几乎与漫画的时间,GE日立提供建立在塞拉菲尔德上周。这样做的问题是,尽管30多年的发展,这些反应堆仍然是一个未经证实的技术。

是否值得?

根据NDA,如果你在乎牟利。再加工燃料的低成本铀和生产MOX燃料的成本高,可能会被断送。但利润是不是一切。事实上,长期钚管理解决方案,MOX生产得到NDA的支持。那就是消息,亨德利是放了,尽管政府还没有准备好做任何与钚,当它已准备好将采取MOX路线。如果这意味着不盈利,这是一个很小的代价摆脱这样的信天翁。这是一个勇敢的决定,并得到英国皇家学会和政府前首席科学顾问大卫国王大学牛津大学史密斯企业与环境学院的支持。

他会不会实际发生呢?

尽管所有的警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MOX厂批准宜早不宜迟。扎成的决定是为英国的下一代反应堆的建议,这将使用MOX作为燃料,因此需要一个MOX厂在生产前必须联机。什么还有待观察,但是,是否有新的的MOX工厂将能够表明,英国核工业已经学会从错误和失败的塞拉菲尔德工厂,摆脱一劳永逸的钚。

第七单元 ‘语言基因’让你学的更快

对老鼠的研究表明:FOXP2基因变异可能会对人们掌握说话时的肌肉运动有帮助。

50万年前出现的变异可能一直在帮助人们掌握复杂的肌肉运动,这种肌肉运动对说话和语言至关重要。

这一说法源自这样的发现:通过基因改良的老鼠产生了人类具有的基因,这种基因叫FOXP2,这些老鼠比他们的同伙(没有基因改良的老鼠)学的更快。

德国莱比锡的马科斯普朗克人类进化研究院(MPI)的一位神经学家,叫做克里斯汀-施瑞斯,在本周出席在华盛顿召开的神经科学协会会议上提交了上述发现。

科学家发现 FOXP2基因是上世纪90年代的事,当时科学家对英国一家代号为‘KE’的家庭进行研究,这家三代人都有严重的说话和语言障碍。这三代人都遗传了一个变异,这个变异阻止了FOXP2基因的复制。

多数脊椎动物都有几乎一样的FOXP2基因形式,这种基因涉及到对掌握运动至关重要的脑部的发育。人类的FOXP2基因(该基因编码的蛋白质)与黑猩猩的相比有两个氨基酸不同,这表明人类的这种基因变化可能对语言的进化发挥了作用。 施瑞斯的一个同事叫做塞万提-帕博,他领导的一个小组发现了现代人(智人)和穴居人(尼安德特人)的FOXP2基因是一样的。这表明在50万年前这两支人类先祖分道扬镳之前变异就出现了。 Altered squeaks 变了的叫声

几年前,德国莱比锡的马科斯普朗克人类进化研究院(MPI)的研究人员对老鼠进行了基因改造,让老鼠具有人类的FOXP2基因蛋白。这种‘人类化的’老鼠变成了胆小的探险者,并且当把它们和它们的妈妈分开时,与带有老鼠原版FOXP2基因的小老鼠相比,这些基因改良后的小老鼠会发出变化了的超声波叫声。

改造后老鼠的大脑与正常老鼠的大脑相比较,含有更多的神经元而且神经元的树突更长。神经元树突是一种须状物,可以帮助神经元相互之间进行通讯交流。另外一个不同是,改造后的老鼠大脑底部神经中枢的脑细胞经过反复的电刺激后,更

快进入冷漠状态,这一特征叫‘长期压抑’,这种‘长期压抑’涉及到学习和记忆。

在神经科学大会上,施瑞斯报告说:具有人类FOXP2基因的老鼠比普通老鼠学习的更快。他让老鼠走迷宫,左转或者右转,走对了就奖给老鼠水喝。在迷宫里有诸如星状的可视标记,加上通道的表面的质感,可以指明正确的方向。

经过8天练习后,带有人类FOXP2基因的老鼠在70%的情况下可以根据线索找到水喝。普通老鼠需要另外化四天时间练习才能达到这样的水平。施瑞斯说:在老鼠走迷宫时,人类的FOXP2基因让老鼠更快的把可视线索和触觉线索联系在一起。 对人类而言,他说,向FOXP2基因的变异可能帮助了我们这一物种掌握复杂的肌肉运动,要形成基本声音然后把基本声音合成为字然后再合成为句子,复杂的肌肉运动是必须的。

另一个MPI小组成员,叫做乌里奇-本斯新,在神经科学大会上提出了他的研究结果,他的结果表明:导致学习更快的脑部变化的只是人类FOXP2基因里两个变化了氨基酸中的一个,另一个变化了的氨基酸毫无作用。

位于达拉斯的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一位神经学家,叫做吉纳维夫-科诺普柯,也在研究FOXP2基因。他说:‘是那样’。食肉动物,包括狗和狼,独立的进化成了其他的人类FOXP2基因变种,对它们的大脑没有明显影响。

法拉尼-乌迦-科登是伦敦大学分院的神经学家,她研究了KE家族FOXP2基因变异,她认为新的发现可以帮助我们解释在说话时形成的脸部运动中FOXP2基因所起的作用。

但是她没有找到如何用(负责学习的)脑部变化来解释FOXP2基因是如何帮助人类自觉地而且毫不费力地把想法转换成口头语言的。她说:“人们不用刻意去想如何使用你的肌肉来发出声音”。

第八单元 从海岸到丛林,气候变化的投影效应

长远看来,指状湖系地区的葡萄种植户前景光明,但阿迪朗达克的滑雪等冬季运动爱好者们却前途堪忧。在卡茨基尔的冷杉和云杉预计将灭绝,而且纽约市的备份饮用水供应也许会被污染因为海水正在向哈德逊河延伸。

模式化深入这个世纪的这些可能性被详细的介绍在一个新的关于气候变化将会对纽约州立产生的影响力的评估中。这个星期三出版的600页的报告是被授权于一个叫作“纽约州立能源研究和发展机构”的公共利益合作社,且是被在包括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

奈尔大学和城市大学在内的国家学术机构里的科学家们研究了3年的结果。它的作者们介绍了地球变暖带来了怎样——从正在上升的温度到更多的降水和全球海平面上升——将影响经济、生态甚至是国家的社会机构。一个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的资深研究科学家罗森维格曾说这个报告在一定范围内比曾试图评估怎样最好的为气候变化做准备的纽约市早期的成果要宽阔得多。“纽约市的报告集中在气候变化将怎样像桥梁和污水系统一样影响这之间的关键构造”,她说,这个报告也关注公共卫生、农业、运输系统和国家的经济状况。

这些作者们借鉴全球气候模型的结果,然后创建如同在整个州的七个地区的降雨和气温的变量预测。然后他们试着评估这些改变在特别的时期将怎样完成。他们也开发适应不同经济成分的建议书。

如果碳排放量持续以他们现在的步伐增长,例如,到2020年在整个州温度预计上升3华氏度并且到2080年会上升9度之多。比如说,在纽约的果园里没有任何一种目前已发展的苹果是将被养活的。由于牛面临热应力乳牛场将会有更少的生产。温度升高也将对这个州的自然系统产生很大的冲击。例如,这个州的森林将被转变;云杉冷杉森林和高山苔原将消失而作为外来物种如葛藤,咄咄逼人的杂草将获得了更多的地面。

如果格陵兰岛和南极西部冰原融化,正如报道所说将发生,海平面将上升55英寸之多,这意味着海滩社区经常被洪水淹没。“在2020年,接近96000在长滩地区孤独的人可能会遭遇海平面上升的危险”,据报道指出只有一个海滨社区在南海岸的长岛上。“到2080年,遭受危险的人可能上升到超过114500。在这个局面中长滩地区处于危险中财产的价值范围从2020年的64亿美元左右到2080年的72亿美元。”

康奈尔大学地球和大气科学Art DeGaetano说它的发现不需要被视为完全毁灭性的。“假如你想要一个静态的纽约,对相同种类的鸟和相同的作物来说它将都是坏的,”他说,但它也将是机遇。比如说,当这个国家的其他部分正在切断干旱时,我们期望纽约州将仍剩余丰富的水并且我们也许能够积累资本。

作者们说下一步是为他们会见政府机构并且试图和他们一起完成一些该报告的建议方法来应付气候变暖。一种将是当建设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时获得国家经常合并预测的增加的海平面和倾盆大雨。他们也建议保护和护理自然壁垒,比如说滨海湿地,还有改变在某些地区的建筑规则,比如说地基的屋顶强度和地基深度,这些将抵抗最大风暴的打击。

“如果存在我们在飓风艾琳中学到的一件事,” Dr.Rosenzweig提到这个国家过去的这个夏天遭受的热带风暴袭击,“我们有许多更多我们可以做的准备”。

五星文库wxphp.com包含总结汇报、文档下载、专业文献、人文社科、资格考试、办公文档、教程攻略、外语学习、IT计算机以及《新世纪海外英语》托福单元翻译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