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曾国藩

导读:杂谈(曾国藩),晚清有四大名臣,东乡李鸿章,湘乡曾国藩,湘阴左宗棠,兴义张之洞.论我最欣赏谁,非,曽公出生在湘乡大界白杨坪,地处于离县城的一百三十里的群山之中,虽说山清水秀,风景,比如“领导太不爱惜身体”之类的就可以了.可是曾国藩老老实实地写了一封奏折,以天下为己任的曾国藩白手建立湘军,杂谈(曾国藩)晚清有四大名臣,东乡李鸿章,湘乡曾国藩,湘阴左宗棠,兴义张之洞.论我最欣赏谁,非曾国藩莫属.何

杂谈曾国藩

杂谈(曾国藩)

晚清有四大名臣,东乡李鸿章,湘乡曾国藩,湘阴左宗棠,兴义张之洞.论我最欣赏谁,非曾国藩莫属.何为其然也?其一,曾公,公忠体国.政治上,睁眼看西方,创办洋务,为中国近代化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军事上,平定太平天国之乱,安定四方,稳固九州万土,其操练湘军比同时期的任何军队都要勇猛.这是于公.其二,曽公,乃千古第一完人.论做官,没人比他升的快;论做人,没有人的朋友比他多.这是于人.其三,曽公,乃湘乡人氏,地理上离我最近,这是于私.

曽公仕途,相比于其他人来讲是比较顺通的,毕竟从七品到二品,不是谁都能这样大跃进的.但是曽公的为人,却是由三十岁之前的\傲\到守制之前的\刚\再到夺情之后的\柔\

曽公出生在湘乡大界白杨坪,地处于离县城的一百三十里的群山之中,虽说山清水秀,风景不恶,但交通不便,消息闭塞.曾国藩在诗中这样说自己的家乡\世事痴聋百不识,笑置诗书如尘埃.\此地,并非人杰地灵之地,在曽公父亲之前,二百多年,不曾出一位秀才.曽公,中秀才,中举人,中进士,便是野鸡之中出的凤凰,一下子成为了跃过龙门的鲤鱼,成了小地方的第一大户.虽说有了功名,但是毕竟曾家不是世第书香世家,对曽公小时候的气质培养是不够的.从气质到观念,其与同乡鄙人,并无两样.此话怎讲?进京为官以前,曽公耳目所听闻的,不过是鼓吹变迹发家的地方戏;头脑中所想的,不过是当官发财,给家里争口气.毕竟后来曽公在家书中也如是说:\余少时天分不甚低,厥后日与庸鄙者处,全无所闻,窍被茅塞久矣.\

青年曽公,好游四方,交友甚广.入京之后,曾公本着严于律己的初心,给自己每天安排了日课,无非就是温习经书,写写字儿,阅读史书,写诗作文.可是生性活泼的曽公,哪里有那么高的自制力,先赴张家宴,再赴曾家宴,然后聊聊天儿,畅谈畅谈,一天便过去了.曽公日记如是说:

无事出门,如此大风,不能安座,何浮躁至极!............................ 自定课程以读<易>为正业,不能遵守,无恒.................

曽公深受儒家熏陶,而儒家讲交友,重在一个字,诚.对待自己真诚,对待他人真诚,一是一,二是二,一丝不苟才能使自己纯粹坚定.曽公日记曾记,道光二十二年十月初四,朋友黎吉云来拜访,\示以近作诗.赞叹有不由衷语,谈诗妄作深语\

总的来说,青年曽公身上有三大缺点:傲慢自大,修养不佳;性情浮躁,坐不住;与人交往,虚伪不实,容易言不由衷.

28岁,曽公进翰林院.翰林院何地也?大家之地.曽公进入翰林院之后,发现那里的人,一个个谈吐不凡,每个人都有着如横渠四句的理想,相比于自己,升官发财,不由自形渐秽.于是乎,三十岁那年,他决心立志--学作圣人.从此,他对自己的道德与精神有了更高的要求了.圣人书,如何说,他就如何要求自己.孔孟主张,率真,诚实,文臣死谏,武将死战,他也这样子做了.他不仅自己做了,同时他也要求别人也要如此,上至皇帝,下至同僚.举个例子,咸丰皇帝登基之后,按照惯例要求群臣直言进谏.这个时候作为臣子,轻描淡写地提上一两条,比如“领导太不爱惜身体”之类的就可以了.可是曾国藩老老实实地写了一封奏折,指出了皇帝的三个毛病。第一条,说咸丰小事精明,大事糊涂。任何一个有智商、有自尊心的人,恐怕都受不了这个评价.第二条,说咸丰“徒尚文饰”,就是只喜欢搞表面上那一套。第三条,说咸丰刚愎自用,出尔反尔.曽公的这份奏折差点要了他的命.此时的曽公,只知读圣人书,却不知道圣人书是用来给别人看的,办实事还是要靠经验.曽公的种种道德高要求,不仅让他人很难堪,最后也弄得自己很狼狈.当时,太平天国横扫大半个清朝,以天下为己任的曾国藩白手建立湘军,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与太平天国展开殊死对抗。但皇帝不给权,地方不支援,处处遭排挤。苦苦与太平天国打了五年,得来的却是上至朝廷,下至府县的嫉妒。曾公书信里写过一句名言:“闻春风之怒号,则寸心欲碎;见贼船之上驶,则绕屋彷徨。”一个坚持自己道德标准的

人,自己的理想在现实面前被磕得粉碎,而且还得不到皇帝的原谅和支持。所以,曽公郁闷不已.

1856年,曾父去世.按照礼制,曽公应当回家守制,而此时战事正酣,咸丰夺情,曽公回复说:\回来也不是不行,但是这份气受够了,我绝对不在没有督抚大权的情况下,再去领兵作战了。\天子有令,臣下不从,若不是咸丰还要依靠曽公的湘军,不然早就痛下杀手了.然战事易变,天京内讧,咸丰见曽公此状,便对他说:\那你就回家去吧.\皇帝对臣下说这句话,就意味着我已经不需要你了,你爱咋咋地吧,夺了你的军权,量你也闹不翻天.回到家中的曽公,百思不得其解,便翻阅<左传>,<资治通鉴>,<史记>,<汉书>,翻来翻去.看到的始终是那些东西,依然找不到问题的根节所在.于是便拿出了老庄的<道德经>,<南华经>,虽说是出世之著,但偏偏为曽公指点了迷津.孔孟主张率直,诚实;而申韩(申不害,韩非)等法家主张以强制强,以硬碰硬;而老庄则主张以柔克刚,以弱胜强。“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江河所以为百谷之王者,以其善下”。下反而为王,弱反而能强,柔则是至刚。曽公回想曾经做官,用的是儒家的至诚和法家的至刚,看似强硬如磐石,实则生活处处碰壁,达不到原本想要的结果,本质上却是一个弱者.到最后,树敌众多,将自己处在了一个孤立的境地.在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之后,曽公出山的机会来了,太平天国死灰复燃,咸丰再次夺情于曽公,曽公也不想着什么督抚大权了,接到命令,即刻便动身出发.他开始经营自己的官场了,他对各路官员不再是指责了,更多的是放下自己的身段和同僚搞好关系,该请求指教的请求指教,该打点的便打点就是,他不在以一个清官自居,而指浊世之混,不再将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也不以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要如何如何.打一个比方,复出前的曽公是方的,不允许有任何的模棱两可,这就相当于从来不给自己留退路,将儒家的那一套做到了极点,代价也是不菲的;复出后的曽公是圆的,圆的自然滑,官场上能够以退为进,也能够以进为退,不让自己难堪,同时也做到了不让他人难堪.于是有人便呼喊道,曽公小人哉!我则不以为然,何为小人?小人者,寛于律己,严于待人.而曽公,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说他是个小人岂不是冤枉他了?

曽公是为数不多的的功高盖主,却又能功成身退的人,这起码说明了他的做官之道是很成功的.古人说,为官三思,知道了危险就能躲开危险,这就叫‘思危’;躲到人家都不再注意你的地方这就叫‘思退’;退了下来就有机会,再慢慢看,慢慢想,自己以前哪儿错了,往后该怎么做,这就叫‘思变’!曽公的一生,便是这句话的最好的实现.

曽公不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人,他的朋友都说他不以才气显名.虽说,曽公也是中了进士的人,但是相比于左宗棠14岁县试全县第一,由此看来曽公在此方面是一个笨拙的人.然而曽公的一生,是不断自我攻伐,自我砥砺的一生.因此不断的脱胎换骨,,变化气质,增长本领的一生.晚年曽公总结自己的人生体会时说,人的一生就如同果子成熟的一生,不能着急,也不能懈怠.人的努力与天的栽培,会让一棵树静静的长高,也会让一个人慢慢的成熟:\毋揠毋助,看平地长的万丈高\

曽公给我们呈现的是,一个资质平平的人,在意志力的推动下,可以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注: 本文所发布之内容依法受著作权法保护 若要转载请征得作者本人许可,侵权必究 作者:黄洪东

五星文库wxphp.com包含总结汇报、专业文献、外语学习、办公文档、行业论文、旅游景点、文档下载、党团工作、出国留学、考试资料、教学研究以及杂谈曾国藩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