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

导读:贝卡里亚在《论犯罪与刑罚》中提出:“死刑并不是一种权利,笔者已经证明这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笔者要证明死刑既不是必要的也不是有益的,笔者就首先要为人道打赢官司,”2“以杀去杀,虽杀可也;以刑去刑,虽重刑可也”正田荡三郎:“死刑作为理念是应当,然而抽象地论述死刑是保留还是废除,没有多大意义,死刑废除论的观点和思想是由意大利著名刑法学家贝卡利亚首次系统阐述的,他主要从三个,死刑是极端不公正的,马克

死刑

贝卡里亚在《论犯罪与刑罚》中提出:“死刑并不是一种权利,笔者已经证明这是不可能的;而是一场国家同一个公民的战争,因为,它认为消灭这个公民是必要的和有益的。然而,如果笔者要证明死刑既不是必要的也不是有益的,笔者就首先要为人道打赢官司。”1 “同信守蒙昧习惯的众人发生的喧嚣相比,一个哲学家的呼声确实太微弱了。”2 “以杀去杀,虽杀可也;以刑去刑,虽重刑可也” 正田荡三郎:“死刑作为理念是应当废除的。然而抽象地论述死刑是保留还是废除,没有多大意义。关键在于重视历史的社会的现实,根据该社会的现状、文化水平的高下等决定之。”3

死刑废除论的观点和思想是由意大利著名刑法学家贝卡利亚首次系统阐述的,他主要从三个方面论述了自己的观点:一是从国家刑罚权的角度,认为国家没有处死公民的权力;二是从死刑本身的缺陷出发,论证死刑存在着许多弊病;三是从死刑的正面效益不如无期徒刑的角度,论述了死刑的无效性和不必要性。4

文明社会的法律,有责任引导民众报应观念的进步,而不应屈从于民众原始的报应呼声,更不能去发挥相反的作用。

“第一,死刑是极端不公正的;第二,它不是最优镇压性的刑罚,与其说它能防止犯罪,不如说它更能促使犯罪事件的增加。”“从人道和正义的观点来看,社会所如此看重的那些令人厌恶的场面,只不过是整个民族进行的隆重的谋杀行为而已。”5

马克思曾经清楚地揭示了死刑与原始社会以血复仇制度间的血缘关系:“死刑是往古的以血还血、同态复仇的表现。”6

死刑的正义困境

就正义、报应、死刑这三个相偕而行的范畴而言,在特定历史阶段,他们是常量,将之放在历史长河中,他们又具有了变量的特征。7 正义却“有一张普罗透斯的脸,变幻无常,随时可呈现不同形状,并且具有极不相同的面貌。”8

杀人的“正义”

无论死刑以多么崇高的名义执行,即使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即使是正义的裁决,他在实质上都是“对谋杀的谋杀”9,仅从目的的正当性不能推导出手段的正当性吗?若设问成立,则意味着为达到目的可不择手段,犯罪亦即可能成为合理。死刑的正义充其量只是橱中骷髅。

死刑的现实是,决定谁应该被处决及谁应该免死的常常不只是犯罪的性质,而且还有被告人 12

[意]贝卡里亚:《论犯罪与刑罚》,黄风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第52页。 [意]贝卡里亚:《论犯罪与刑罚》,黄风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第59页。 3

转引自马克昌:《比较刑法原理———外国刑法学总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844页。 4 5

[法]罗伯斯庇尔:《革命法制和审判》,赵涵舆译,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68-70页。 6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58页。 7

贾宇:《死刑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60页。 8

[美]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邓正来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52页。 9

贾宇:《死刑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61页。

的种族与社会背景、经济能力或者政治舆论。

误判难纠

亚历山大·赫尔芩:“我们不是医生,我们是疾病。”

五星文库wxphp.com包含总结汇报、资格考试、旅游景点、文档下载、考试资料、办公文档、人文社科、经管营销、教学教材、word文档、专业文献、出国留学、外语学习、行业论文、应用文书以及死刑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