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后波兰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浅析

导读:摘要:冷战后波兰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表现为相互对立又相互联系的两个方面:既要疏俄、,防范霸权式的俄罗斯东山再起,并与俄罗斯建立起比较正常和稳定的双边关系,随着欧盟政治一体化的深化和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以及独立安全防务政策的加强,波兰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将更多受欧盟对俄政策的影响,冷战结束后,密切与美国的外交关系,波兰必然要摆脱旧有的同原来盟主苏联(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关系,一、疏俄、防俄、抑俄是冷战后

冷战后波兰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浅析

摘要:冷战后波兰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表现为相互对立又相互联系的两个方面:既要疏俄、防俄、抑俄,防范霸权式的俄罗斯东山再起,又要改善对俄关系,并与俄罗斯建立起比较正常和稳定的双边关系。可以预见,随着欧盟政治一体化的深化和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以及独立安全防务政策的加强,波兰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将更多受欧盟对俄政策的影响。

关键词:波兰;俄罗斯;外交政策

中图分类号:d851.325.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0961(2008)03-0052-03

冷战结束后,波兰的对外战略目标是加入西方体系,回归欧洲并完全融入欧洲一体化,密切与美国的外交关系,以期获得安全保障,实现国家的顺利转型和经济发展。在这一过程中,波兰必然要摆脱旧有的同原来盟主苏联(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关系,避免再次受俄的控制和威胁。但是,不能改变的地缘政治现实和割舍不断的经济联系,决定波兰必须重视这个暂时衰弱并正在崛起的东邻大国,谋求在新的基础上与俄建立新型关系。

一、疏俄、防俄、抑俄是冷战后波兰对俄政策的显著特征

从1990年起波兰就开始淡化与苏联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关系,积极扩大同西方国家的政治、军事及经济交往与合作,追求“回归欧洲”,希望完全融入西方。随着1991年华沙条约组织和经互会的相继解体,联结苏联与波兰等东欧国家盟国关系的纽带断裂。俄罗斯独立后,波俄关系趋于疏远和冷淡,双方经济、文化和人员交流一度中断。军事安全上,波兰把国家防务的重点由西部边界转向东部边界,要求俄罗斯尽快从波兰撤军,视北约为欧洲安全的基石。为此,波兰对内重新部署全国的军事力量,把主要力量调往东部边界;对外积极要求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1999年3月,波兰作为首批东欧国家成功地加入了北约,从此波兰的军事合作对象从原来华约组织和苏联转向了北约和美国。波俄双边军事关系弱化,地区安全战略相左。经济上,由于经互会的解散再加上俄罗斯财政经济状况恶化,波兰把对外经济联系的重点转向西方发达国家,尽快成为欧共体一欧盟的成员,成为波兰对外经济政策的基本目标。1990年12月,波兰同欧共体开始建立联系国关系的谈判;1991年12月,签署了关于波兰成为欧共体联系国的条约;1993年,波兰正式成为欧盟联系国。与此同时,波兰与俄罗斯的贸易降到历史最低点,1993年波兰对俄罗斯的出口只有六百多万美元。2004年5月,波兰加入欧盟,从此波兰完成了身份的转换,从原来苏联的卫星国反向变为了西方的盟国。由于背后有北约和欧盟撑腰,波兰在对俄关系中变得底气十足,反俄情绪不断抬头,防俄、抑俄、弱俄成为波兰对俄政策的显著特征。

首先,作为北约和欧盟成员,波兰开始通过借助同盟的力量,不断压缩俄的战略空间,扩大自身与俄的缓冲地带来防范和削弱俄罗斯。波兰不仅坚定地支持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波罗的海三国等七国加入北约,而且主张北约进一步东扩,支持北约扩大到独联体国家,希望把乌克兰、白俄罗斯纳入北约和欧盟,认为这不仅有助于巩固这些国家的独立与主权,而且有助于巩固波兰的独立、安全并能扩大波兰的影响。2006年卡钦斯基就任波兰总统后多次表示,支持北约进一步扩大,希望北约在2008年接纳乌克兰并支持格鲁吉亚尽快加入北约。同时,波兰欢迎驻欧美军基地迁往本国,尤其不顾俄罗斯的强烈反对,同意美国在本土部署导弹防御体系。波兰入盟后,凭借自身的分量和欧盟新成员国领头羊的地位,开始谋求在欧盟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并试图影响欧盟的“东方政策”。一方面,波兰希望欧盟对东欧国家和俄罗斯区别对待,积极推动欧盟扩大到独联体国家,把东欧国家纳入欧洲一体化进程,以蚕食俄的势力范围;另一方面,波兰主张欧盟对俄实行强硬政策,力图在欧盟层面解决双边问

题。2006年11月和2007年5月波兰利用“牛肉门”事件两次动用否决权,使得俄欧签订新的《欧盟与俄罗斯战略伙伴关系协议》的计划化为泡影。同时,波兰希望欧盟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以报复俄罗斯对波兰肉类产品的禁运。

其次,波兰利用地处北约和欧盟前沿的位置和转轨国家“优等生”的身份以及一些独联体国家的亲西方倾向,积极支持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摩尔多瓦等国摆脱俄的控制,促进这些国家同西方的融合,对一些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推波助澜,不断挑战俄在“新东欧”的权威。在这些国家中乌克兰的地缘政治对波兰尤为重要。乌是中东欧地区的一个大国,也是可以遏制俄罗斯重建帝国的最重要因素。因此波兰非常重视发展与乌克兰的关系,强调波、乌为战略伙伴,明确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在2004年底乌克兰“橙色革命”过程中,波兰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曾造访乌克兰,直接对乌克兰的政局发展施加影响。正如波兰政治评论家瓦科文所说:一个真正独立于俄罗斯之外的乌克兰将不仅是波兰在东方最重要的战略盟友,而且还将充当起波兰和俄罗斯之间的“缓冲国”角色。此后,波兰与尤先科领导的乌克兰遥相呼应,一起为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造势。 再次,波兰寻求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过度依赖,主张欧盟对俄实行统一强硬的能源政策。第一,波兰努力减少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数量。2003年,波兰同俄罗斯签署了新的天然气进口协议,其重要内容是修改1996年双方签署的《俄向波提供天然气的协议》的供气数量,把原来规定的到2010年波兰每年从俄进口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减少为80亿立方米。第二,波兰积极寻求能源进口多元化,尤其是2006年初俄、乌断气风波和2007年俄、白油气纠纷影响了俄罗斯对波兰石油和天然气的供应,更增加了波兰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的紧迫性。一方面,波兰努力争取从挪威、丹麦等北欧国家和利比亚等非洲国家进口天然气。根据2001年波兰同挪威签署的有关协议,在2008年至2024年间波兰将从挪威进口740亿立方米天然气,合同总价值达到500亿兹罗提(1美元约合4兹罗提)。2007年3月1日,波兰天然气领域垄断运营商――波兰石油天然气公司又以3.6亿美元的价格购得挪威海油气层15%的开采份额。波兰总理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在记者招待会上指出,这份合同的签署表明,波兰在能源供应多样化方面取得了突破。另一方面,波兰试图从中亚里海地区直接购买天然气。2007年5月,波兰发起召开由欧亚六国(包括乌克兰、立陶宛、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参加的“能源峰会”,重点商讨了里海石油输送管道的建设问题,试图打破俄罗斯对里海能源出口通道的限制,绕过俄罗斯,获取来自中亚里海地区的石油。)第三,波兰希望欧盟对俄实行统一强硬的能源政策,强烈要求俄罗斯在能源问题上对欧盟做出承诺,签署《欧洲能源宪章》。波兰两度否决欧俄伙伴关系的谈判,其重要原因之一即是要求俄罗斯签署《能源宪章》,从而增加俄能源市场的透 明度,允许欧洲投资者进入其基础设施及原材料市场,打破俄罗斯在欧盟石油、天然气市场上的垄断地位。此外,波兰对德国与俄罗斯绕过波兰修建波罗的海输气管道表现出了强烈不满。

二、谋求与俄罗斯建立正常稳定的双边关系

波兰疏俄,但是却不能“远离”俄罗斯,因此在防俄、抑俄的同时“发展与俄罗斯的建设性关系同样是波兰外交政策的战略方向之一。”20世纪90年代,在争取加入北约和欧盟的过程中,波兰就不断表示发展与俄罗斯正常友好关系的愿望。一方面是为缓和俄罗斯对它们申请加入北约的抵触情绪,另一方面是为了密切经贸往来,减少与俄罗斯经济中断给波兰带来的损失。1993年底新当选的波兰议长奥莱希克曾主张,在对外政策上,波兰在尽快加入欧洲联盟和北约的同时,应搞好同俄罗斯和东部邻国的关系。1996年4月,波兰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访问俄罗斯,他在会见俄领导人时强调,波兰在争取加入北约的同时将继续重视同俄罗斯保持和发展友好关系。1997年11月10日,波兰政府总理布泽克在施政纲领中也强调指

出,独立波兰的对外政策主要方向不变,将“优先考虑”加入北约组织和与欧盟迅速一体化工作;继续贯彻侧重西方的多元外交方针,加强与地区性组织的合作;进一步改善同东方邻国的关系,特别是努力使波兰与俄罗斯成为良好伙伴。1999年3月,在波兰即将加入北约之际,波兰外长盖莱梅克依然表示,对于波兰来说,俄仍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国,出于经济、文化和政治的原因,波兰仍然希望发展同俄罗斯的友好关系。随着波兰加入北约,波俄在此问题上的争论落下帷幕。2000年普京执政后,两国政策开始良性调整。尤其是2001年10月波兰中左联合政府执政后,为配合北约和欧盟对俄政策的调整,遂更加积极地调整对俄政策,强调波兰在“回归欧洲”的同时,不应忘记东方的邻居,发展与东方国家的外交、经济、文化交往和发展与俄罗斯的建设性关系,同样是波兰外交政策的战略方向之一。为此,波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动波俄关系的发展:波兰邀请俄总统普京于2002年1月访波;推动建立两国总理就重大问题每年定期磋商两次的机制;成立了由两国外长主持、每年召开两次的波俄战略合作委员会;启动由两国社会、政治和文化精英参加的波俄对话论坛;与俄达成建立“成熟和睦邻伙伴关系”的共识,加强双方间的高层互访。

2004年5月波兰入盟后,虽然对欧盟“东方政策”有着特殊的诉求,但同样支持欧盟对俄罗斯的一系列政策:如支持俄罗斯国内的政治和经济转轨,鼓励俄罗斯“回归”欧洲,主张欧盟加强同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2005年8月15日,虽然波俄双方因发生外交官及其子女在对方国家被打事件而关系紧张,但克瓦希涅夫斯基总统在庆祝波兰建军节仪式上发表讲话时仍表示,“与俄罗斯及白俄罗斯建立良好关系符合波兰的利益,这对整个欧洲来说也很有必要。波兰与东部邻国的关系是欧盟共同东方政策的组成部分。”

2005年底,随着卡钦斯基兄弟右翼政府执政,波兰对外政策表现得更加亲美,对俄外交趋于强硬。尽管如此,波兰总统仍一再表示,俄罗斯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国家,波兰具有在伙伴关系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与俄罗斯合作的愿望。

可见,冷战结束以后,随着波兰内外形势的变化,其对俄外交政策均不同程度地表现为两个方面:既希望同俄罗斯保持较为正常、平等的双边关系,强调对话与合作,又表现出防范和压制的反俄倾向。波兰对俄政策的矛盾性反映了中东欧小国地缘政治的困境。摆脱了苏联(俄罗斯)控制、投入美国和欧盟怀抱并拥有大国心态的波兰并未完全改变从属地位的命运,多极世界格局和无法选择的地缘仍使它在三大巨人――美国、欧盟和俄罗斯之间周旋。此外,波兰对俄罗斯的历史积怨和俄罗斯的能源大国地位、美国因素以及波兰的北约和欧盟成员国身份也深刻影响着其对俄政策的选择。可以预见,随着欧盟政治一体化的深化和共同外交、安全政策以及独立安全防务政策的加强,波兰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将更多地受欧盟对俄政策的影响。

五星文库wxphp.com包含总结汇报、党团工作、文档下载、教学研究、专业文献、应用文书、人文社科、经管营销、旅游景点、外语学习、考试资料、行业论文、办公文档、出国留学以及冷战后波兰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浅析等内容。